《画》第六章:古井

56次阅读
没有评论

李薇和老张站在古井的边缘,周围弥漫着一种压抑的气氛。夜色已深,月光透过稀疏的树枝,斑驳地照在井口上。古井在寂静的黑夜中静静伫立,散发出一种莫名的威压感。

由于白天太引人注目,他们决定夜探古井。

李薇紧张地盯着井口,总感觉会有东西从其中钻出。老张拿出一个小手电,照向井底。手电光柱只能延伸几米,便被黑暗吞没。他们仔细探查井壁,希望找到当年林先生留下的蛛丝马迹。

“小心点。”老张低声提醒道,他的声音在风中显得低沉而遥远。

李薇发现井壁上留有一些奇特的刻痕,排列成奇异的图案,散发出一股古老的气息。她拿出手电仔细检查,老张也凑了过来。

“这些符号非常古老,我没见过。”李薇皱起了眉头。

老张沉吟片刻,眼中闪过一丝不安:“我感觉这些图案在召唤着什么东西。我们得加快速度。”

就在他们准备离开时,一阵冷风突然自井底卷起,带起漫天尘土。李薇只觉得寒气逼人,竟像有冰凉的手在抚摸她的后背。她强压下心头的恐惧,正想离开,却看见老张像被钉在了原地。

“你看到了吗?” 他用颤抖的声音问。李薇顺着他的视线望去,只见月光下的田野中,有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在缓缓行走。她的动作僵硬而缥缈,像是一个幽灵。

“你不是真的……这只是幻觉!” 李薇大喊,一把抓住老张的手,拼命想要把他拉离这个恐怖的地方。

就在这时,她看清了那个女子,她的脸苍白得毫无血色,双眼深陷,像一具行尸走肉。李薇意识到这可能和上次的幻觉类似,是“另一个世界”中的生物,她拼命摇晃老张:“快跑!”

两个人终于跌跌撞撞地逃回老张的家,背后依稀传来女子的低吟,令人毛骨悚然。

回到屋内,两人面面相觑,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深深的惊恐。

“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李薇打破沉默,“我们是同时产生了幻觉吗?”

老张拿出笔记翻看着,许久才开口:“我认为那不是幻觉,我们看到的东西来自‘另一个世界’,井水确实打开了某种通道。”

“可我们该怎么办?这究竟涉及什么可怕的秘密?”李薇焦虑地来回踱步。

老张合上笔记,神情严峻:“我需要去一个地方调查一下那些符号,希望能找到解读方法。”他拍了拍李薇的肩膀,“你也别太担心,我们一起渡过这个难关。”

老张带着李薇前往小村边的一处废弃小屋。这正是李薇初来乡时曾经进入过的地方,里面堆满了书籍资料。

“这里就是我的书房,也是我多年来调查这场怪事的秘密据点。”老张介绍道。李薇这才意识到,老张正是她遇到的匿名警告者。

两人坐在简陋的木桌前,老张翻出厚厚一叠资料。“我这些年收集的都在这里。林先生的失踪,古井传说,还有我的亲身经历……”他说。

李薇和老张在废弃小屋的昏暗光线中翻阅着尘封的资料。李薇的手指轻轻滑过一页又一页泛黄的纸张,她的眼睛被一张老旧的地图吸引住了。这张地图上标记着古井的位置,以及一些奇怪的符号和路径。

“老张,看这个。”李薇指着地图上的符号,声音中带着一丝震惊和好奇。

老张凑过来,他的眼睛紧紧盯着那些符号,脸上的表情也变得略微震惊:“这些符号……和刚刚古井里的那些符号一样!”

“这张地图,你从哪里得来的?”李薇问。

“从县里的图书馆里。”老张盯着地图沉吟,“记得它当时夹在一堆旧书中间。”他的手指指着那些符号和路径:“这应该是以前的某个人标注的。他应该也接触过‘那个世界’,很可能也遇到过我们刚刚遇到的幻觉……”

李薇感到一阵寒意爬上脊背,她环顾四周,那些书架上的书籍似乎在微弱的灯光下变得更加阴森。就在这时,一阵突如其来的风吹开了窗户,夜风带着凉意和一种难以名状的气息。

两人对视一眼,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不安。老张走到窗边,关上了窗户,但他的动作显得有些迟疑。他转过身来,声音低沉地说:“我们必须小心。这些符号不仅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钥匙,也可能是引来不可知危险的源头。”

李薇点点头,从背包中拿出了那本在旅馆房间里发现的日记,这是林先生的日记。她轻轻翻开,每一页都记录着林先生对古井的深入研究和他的私人感受。日记的最后几页上,林先生的字迹变得潦草而狂乱,似乎在描述着他对某种不可言说的恐惧。

她小心翻看着林先生的日记,当她翻到最后一页时,她发现日记的封皮似乎比较厚。她试探性地抚摸着封皮,摸到一处比较松动。

“老张,过来看看这个。”李薇招呼道。

老张凑过来,两人仔细检查后发现,日记的封皮与内页间隐藏着一个很薄的夹层。

“这下面可能隐藏着什么。”老张说。他小心翼翼地用铅笔尖挑开了那层夹层。

一个折叠起来的纸页出现了。李薇双手微微颤抖地将它展开。这是一页泛黄的古老纸张,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奇特的符号和笔记。

“这些像是一些咒语或者仪式。”老张皱着眉说,“而且,这些咒语和地图中的那些符号,可能存在着某些联系。”

“林先生一定是秘密把这些记载隐藏起来的。”李薇说。

他们仔细辨认着那些潦草的文字,里面详细描写了召唤法术的步骤,以及打开通往另一个世界之门的方法。末尾还提到要小心某种“古井中的意志”。

“林先生果然在使用禁忌的法术与那个世界建立联系。”老张轻轻敲击着日记,“我们需要研究清楚这个法术,以及那些符号的作用,看看能不能找到关闭那个世界通道的方法”。

两个人研究到很晚才睡,后来他们都睡得很不安稳。李薇梦见自己跌入一个深不见底的绿莹莹的空间,到处都是怪诞的生物伸着爪子向她扑来。她尖叫着醒来,后背已经湿透了。

正文完
 
评论(没有评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