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画》第五章:夜谈

60次阅读
没有评论

李薇在草地上啜泣着,这时她隐约感觉到有人靠近,吓了一跳。她惊恐地抬头一看,一个身着灰色斗篷的中年男子站在她跟前。

“你终于出来了。”男子开口道,声音低沉但温和。

李薇惊恐地往后缩了缩:“你是谁?要做什么?”

“别害怕,我是之前给你留字条的人。我一直在暗中观察你。”男子缓缓掀开兜帽,露出苍老但善良的脸庞,“我叫老张,见到你陷入危难,不能坐视不管。”

李薇稍微平静下来,上下打量着他。

“孩子,跟我来吧,这里谈不了太多。”老张向李薇伸出手。

李薇犹豫了一下,还是决定相信他,把手放在老张手心。

老张将李薇带到自己简陋的屋内,给她倒了杯热茶。

“喝些热的,你需要恢复精神。”他在李薇对面坐下。

李薇小口啜饮着茶水,感觉身体渐渐暖和起来。

“别害怕,孩子,我并非恶人。我受够了这个村子里的一些邪恶,想阻止这场灾难。”老张说。

李薇小心地端详着老张,他的眼神透露出一种深沉的悲伤。

“老张,你怎么知道这些事情?”李薇问道,声音带着一丝颤抖。

老张叹了口气,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感:“我在这个村子住了一辈子,对村子最熟悉不过。那些失踪的人,那些怪异的现象,我都有所了解。但我一直在暗中观察,因为我知道,这些事情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危险。”

李薇紧张地握紧了茶杯:“那些失踪的人,他们到底遭遇了什么?”

老张沉默了片刻,然后缓缓开口:“说起来他们的失踪都和旅馆有关……”

“和旅馆有关?”李薇想到了那副诡异的画和那扇可怕的“窗”:“具体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我不确定,”老张摇了摇头,“我从来没进去过那个旅馆。但是这些年来,陆续有人在旅馆内失踪,有村里的人,也有外地来住宿的人。”

李薇的心跳加速,她想起自己两次的可怕遭遇,眼中露出恐惧:“这个旅馆确实可疑又可怕。一个月前,我就在这个旅馆住宿,在半夜遇到了诡异的事情。今天,我再次去了这趟旅馆,又遇到了可怕的事情……”

老张点点头:“我刚才看见你瘫倒在草地上,就知道你遇到了可怕的事情。你能具体讲讲吗?”

“我……”李薇欲言又止,如鲠在喉。她现在的脑子依旧是混乱的,恐怖的回忆在脑海里纠缠,使得她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老张看出了李薇的神情,于是自顾自地开始说:“一切都开始于那个旅馆。那是十年前的事了吧……旅店老板娘的丈夫,林先生,他曾经是个普通的外乡人,但自从他对那口古井产生了兴趣后,一切都变了。”

“变了?怎么变的?”李薇追问。

“林先生开始变得沉迷和痴狂,他整天围绕着那口井,做着各种奇怪的实验。据说,他发现古井是另外一个世界的入口,还有传言说,他甚至唤醒了古井的恶灵。”老张的声音低沉,充满了不安。

“另一个世界?”李薇猛地想起什么。“我之前靠近古井时,发生了十分奇怪的事情。我好像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。”然后她将之前的遭遇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。

老张认真地听着,目光闪动。听完李薇的叙述后,他缓慢地在屋子里踱着步,彷佛在思考着什么。然后他走到桌子边坐下来,打开抽屉,从里面抽出一本日记本开始翻看起来。

李薇感到疲惫袭来,她慢慢合上眼,在椅子上沉沉睡去。

睡梦中,她又梦到了那扇窗,以及窗里的那个鬼影。鬼影双目射出地狱之火一般的光芒,向她伸出双手。她尖叫着向后退,但她发现整个房间都开始扭曲,她想退却退无可退。然后整个空间开始变幻,突然在她眼前又出现了那个世界。

在迷雾中,一个个鬼影在向她靠近。她拼命奔跑,突然之间,在她眼前出现了那口古井,一个人影缓缓地从井中爬上来。这个人披头散发,满脸血污。待到李薇看清这个人的脸,她发现竟然是她之前遇到的那个小女孩。

只见她眼神呆滞而僵硬,慢慢向她伸手,而她的手,也逐渐变成一只利爪。李薇只觉得全身的力气一下子就失去了,她跌坐在地,眼睁睁地看着这只利爪掐住她的喉咙,她大叫起来。

她猛然惊醒,冷汗浸透了衣裳。

老张关切地看着她,又给她倒了一杯热茶。李薇抿了一小口,感觉身体渐渐恢复了平静。

“做噩梦了?”老张问。

李薇点点头:“我梦见很多可怕的事情。”

“是的,有很多可怕的事情。”老张搬了个椅子在她对面坐下,“不过一切都起源于那口古井。”

“村子里的有其他人接触了这口古井吗?”李薇问。

“没有。”老张摇摇头。“村民都说古井有邪物,敬而远之。只有林先生有几次被发现整夜待在古井旁边,行为古怪。”

李薇问:“那旅馆的老板娘呢?她知道这些吗?”

老张点了点头:“她知道,但她无法阻止丈夫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她逐渐变得沉默和孤僻。直到有一天,林先生突然消失了……”

李薇睁大双眼:“他是不是被古井的恶灵带走了?”

老张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,反正从此之后,就再也没有见到他。”顿了一顿,他接着说:“在林先生失踪后,就陆续有人开始失踪了。”

李薇问:“那些人在哪里失踪的?”

老张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缓缓说道:“不清楚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有些人是在旅馆失踪的。因为他们进去之后就没有再出来,其中有几个本地人,也有几个外地人。村里人议论纷纷,是林先生化成了恶鬼,将那些人也抓去了。但是没有人敢靠近那个旅馆。从城里也来了警察,到旅馆里进行调查,但是都无功而返。”

听完老张的讲述,李薇沉默了片刻,心中五味杂陈。她大概理清了事情的脉络,也明白了为何村民们会变得如此冷漠与阴郁。

在林先生失踪后,这个村庄就像被阴云笼罩。村民们深受这起离奇事件的影响,都在私下议论林先生是不是被井里的鬼魂带走了。从那时起,村里就时有人失踪,而且大多和旅店有关。

这让村民们对旅店充满了恐惧与敌意。他们认为旅店受到了诅咒,是这场灾难的源头。村里的人开始避免靠近旅店,也不欢迎外地人入住。他们觉得外乡人会把厄运带到村里,所以对李薇这样的外地游客极为冷淡。

随着时间流逝,村民们的心理转为麻木和绝望。他们认为这场灾祸无法阻止,村庄已被恶灵控制。村里弥漫着一种恐惧和敌视的气氛。人们变得执拗,不相信任何外来的援助和劝说。

警察的出现也没有改变什么。他们在旅店调查后空手而归,村民们认为他们也惹怒了恶灵。从此警方也很少再来。

如今村里萦绕着一股怨毒的气氛。村民们互不信任,也不待见任何外人。整个村子就像陷入一个绝望的泥潭。

老张拿出了他的日记,轻轻拍了拍,说:“这些年,我一直没有放弃,一直在研究这些事,并且将我的研究和发现都记录了下来。但是我不敢进入旅馆,对于旅馆里发生的事情,无法确切的知道。现在,你刚刚经历了那些事情,正好能帮助我,对我的研究和想法进行佐证。”

李薇突然想起一件事。她向老张描述了记者华老的发现,并从自己的背包中拿出华老的笔记。

“看来当年还有一个记者探索了这个旅馆,并且活着回去了。”老张皱着眉,仔细地翻开着华老的笔记,他的眉头随着阅读时而舒展时而皱紧。“他也碰到了那扇‘窗’。在他的笔记中,他提到了这扇‘窗’可能联系着另外一个世界,这印证我的想法。确实有着另外一个世界,并且古井和旅馆,都是联通着这个世界的纽带。但是仍有很多疑问,那个世界的恶灵,是否能够侵入我们这个世界?林先生是否已经遇害,还是变成了恶灵?老板娘为什么要守着这些秘密?”

仔细翻阅了一会,老张说:“先睡吧,明天再商量。” 他起身,望向窗外漆黑的夜,喃喃说道:“这么多年了,这些秘密真的能被揭开了吗?”

正文完
 
评论(没有评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