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:回声与阴影

61次阅读
没有评论

李薇决定暂时离开树林,深入调查古井的背景。她决定与村里的老居民交谈,因为他们相对于其他人表现得更友善一些。在一家小店里,她遇到了一位年长的村民。经过一番闲聊,李薇谨慎地提起了旅店和它的主人。老人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感,似乎在回忆往昔。他告诉李薇,旅店的老妇人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,嫁给了一个外乡人。他们的婚姻最初很幸福,但后来一切都变了。

李薇继续追问,老人则慢慢回忆:好景不长,她的丈夫迷上了村边的那口古井,整天在井边转个不停,还时常一个人嘀嘀咕咕。村里人都说他是得了井魔病,遭了邪。女人也变得黯淡无光,再无往日的活力。

李薇听得出神,她感觉老人虽然口吻平淡,但其实对老妇人夫妇还是颇有同情的。她决定耐心地继续追问下去,也许可以从老人的记忆中找到更多重要的信息。

但是老头却摇摇头,表示透露不出更多的东西了。李薇无奈,思来想去,她决定鼓起勇气再去那个旅馆看看。虽然这个旅馆带给她梦魇般的经历,但是现在没有任何头绪,只能再从旅馆着手调查。而且现在还没入夜,这也给李薇壮了胆。

奇怪的是,正值白天,旅馆大门虚掩,李薇敲了一阵门,但是没人回应。她犹豫了一下,还是鼓起勇气推门走了进去。

旅馆一片寂静,前台无人,看样子老妇人不在。李薇小心翼翼地来到二层,试着推开了几个房间的房门,都是空的。她刻意避开了自己曾经住过的那一间,生怕再次目睹惊悚的一幕。

最后李薇来到了走廊尽头的一间房前,门牌上写着“休息室”。她试探地打开门,发现这是个简单的小房间,窗帘紧闭,一张单人床,床头柜上放着几本旧书。

李薇仔细翻看这些书,发现其中一本日记的扉页写着一个姓名——林天。她猜测这很可能是老妇人丈夫的日记。翻开日记,里面满满都是老妇人丈夫对探索古井的记录。

日期:20某某年1月19日

我无意中发现了村边一口看似普通的古井,它就像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睛,静静地注视着每个经过的人。井壁已经斑驳,覆盖着厚厚的青苔,看起来非常古老。我试着往井里看去,却什么也看不清,只有一片深邃的黑。这口井的神秘感深深吸引了我。

我在井边坐下,仔细聆听井水的流动。偶尔,我似乎捕捉到从井底传来的、奇异的回声,微弱却不寻常,像是这个井在与我对话。当我改变位置凝视井水时,我惊奇地发现井水深处时隐时现一道光,好似在回望我一样。

我越来越着迷于这口井,甚至觉得它像是一个通往未知世界的大门,等待着我去探索。每次在深夜独自靠近这口井,我都感到无比的兴奋,但也有一丝莫名的不安。望着无边黑暗,我不知道那深处是否真的存在某种力量。但我的好奇心驱使我想要揭开这层迷雾。

我开始着手研究这口井,记录下每一个新发现。我倾注全部精力,像着魔一般。我知道这听起来疯狂,但我无法抗拒井的召唤。我想竭尽全力揭开它的秘密。

……

日期:20某某年1月30日

我再次来到古井,原本熟悉的一切似乎都变了样。井水不再清澈见底,而是暗流涌动,绿莹莹的磷光在夜色中格外惊悚。我注视着水面,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慢慢爬上我的后背。

就在这时,我似乎捕捉到了从井底传来的声音——低沉、嘶哑,像是一个病态的呼吸。这声音时远时近,时断时续,深深刺激着我的神经。我不敢相信这是幻听,因为每次它出现时,夜风都会停歇,林中一片死寂。

我的理智在叫嚣警告,让我远离这个不祥之地。但我的好奇心和探究欲如同毒瘾,在我的血管中涌动,驱使我冒险一探究竟。我知道我可能正一步步踏上不归路,可我无法自拔。

我在井边坐了一夜,企图捕捉更多迹象。就在天快亮时,一个模糊的人影在井中一闪而过,但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。我还来不及细看,就感到一股强大的拉力将我向前拽去,险些坠入黑暗的井中!

我惊魂未定地离开,内心充满迷茫与不安。这个井究竟隐藏了何等可怕的秘密?还是这只是我的幻觉?我感到迷雾越来越浓,自己就像在荆棘丛中越陷越深。也许我该停手不再追寻,可我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抽身......

……

日期:20XX年2月20日

我找到了一本古籍,上面描绘了一个神秘的仪式,据说可让人看透井水的奥秘。昨夜我在井边进行了第一次尝试。

我按书上所述铺设了法阵,点燃了香料。香烟缭绕,扭曲的法阵在月色下似乎有了生命。就在这时,我看见井水开始泛起阵阵涟漪,仿佛有什么被唤醒。一个光球从水中浮现,散发出耀眼的光芒,我的心跳几乎停止。

光球很快退去,取而代之的,是井底深处传来的低语——我分明听见一个嘶哑的声音在呼唤我的名字。它在召唤我进入另一个世界,揭开这个井的奥秘。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激动,仿佛命运的大门就在我眼前洞开。

但同时,我也感到莫名的恐惧。我在打开一个不知导向何方的大门,会不会有什么可怕的东西穿过它而出?我是否有足够的勇气与力量去面对即将到来的真相?

我在法阵前坐了整夜,心绪翻腾。我知道接下来我会做出一个改变命运的决定。我祈祷我有足够的智慧去选择正确的道路。也许我会为自己的好奇付出惨痛的代价,但我已无法抗拒那扇大门后神秘的召唤。

……

日期:20XX年3月15日

上次仪式结束后,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纠结中,我是既害怕,又期待。今晚我再次来到井边,希望可以弄明白上次发生的一切。

我犹豫了很久,还是依照上次的步骤开始了仪式。起初一切顺利,我点燃香料,念诵咒文。就在最后一步完成时,一个巨大的水柱从井中冲出,溅得我满身冰凉。

随后,我看见上次出现的人形轮廓再次在井中成像。这次,它爬出井外,在月光下我看清了它的面容——枯瘦如柴,双目深陷,散发出不祥的绿光。它嘶嘶低语,伸出利爪向我抓来。

我惊恐万分,拼命后退躲避。在我终于重新挣脱它的对我的注视时,我感到心理防线溃散,恐惧席卷全身。我意识到我的行为已经触碰了某种不应被触碰的力量。

现在我躲在这家破废屋内,仍在颤抖。我为自己的好奇付出了代价,唤醒了不该出现在人世的存在。我不知我能否躲过这种恐怖的灾厄,只能祈求上天保佑我。我再也不会接近那口该死的井,我发誓!

……

日期:20某某年4月4日

自从上次井边的可怕遭遇后,我隐居在这座偏远的山间小屋,不敢再回到村里。我整日担惊受怕,被那可怕的井魔阴影所笼罩。我失眠频繁,做噩梦时会惊叫着醒来,妻子的脸孔是我唯一的慰藉。

日思夜想,我为自己的愚蠢行为感到无限愧疚。我不该让探索欲望驱使我冒险触碰禁忌,也不该让爱妻卷入这场噩梦。现在我已被那扇打开的大门吞噬,我们曾经的生活恐怕难以再续。

有时我会做幻觉,仿佛井魔的利爪就在身后,想将我拖回那可怕的世界。我尖叫着醒来,妻子担忧地问我做了什么噩梦。我只能摇头,不忍让她知晓这可怕的真相。

我开始相信,我已触碰了某种人类不该接触的存在。也许我该销毁所有笔记,永远封印这可怕的记忆。但从另一方面,我又想记录下这场离奇的经历,作为对后人的警示。我的内心充满矛盾和挣扎。

我现在只能祈祷,我的错误没有给自己的生活带来灾难,但是我也清楚,我的生活再也无法恢复平静。也许有朝一日我会重拾勇气,将这一切向妻子坦白。希望天主保佑我。

……

在读完日记后,李薇坐在昏暗的房间里,心中泛起一阵复杂的情绪。她感到一种深深的震撼,同时也有一丝难以名状的恐惧。日记中的文字仿佛还在她耳边回响,让她感到一种莫名的压迫感。老妇人丈夫的痴迷、恐惧和绝望,像是一股无形的力量,牵动着她的心灵。

正当她沉浸在这种情感漩涡中时,突然,一阵异响打破了房间的寂静。声音似乎来自旅馆的另一端,那个有着奇怪“窗”的房间。李薇的心脏猛地跳了一下,她感到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她站起身,慢慢地、小心翼翼地向那个房间走去。走廊里的每一步,都似乎在回响着她加速的心跳。她的手指轻轻触碰着墙壁,仿佛寻求着一丝安慰。

当李薇接近那个房间时,一阵低沉的呜咽声传来,宛如幽灵的低语。她的手放在门把上,门内的声音停顿了一下,然后是沉重的呼吸声和由远及近的脚步声。李薇惊恐地发现,那扇窗后的空间似乎不再是她所熟知的世界。

她颤抖着打开房门,发现原来挂着那幅画的地方不知道何时挂上了窗帘,窗帘缝隙中透出诡异的绿光。她的直觉告诉她,千万不要接近窗边。然而一个冰冷的声音在她耳边低语:“过来……让我见见你……”

李薇惊恐地后退,却发现身体在不受控制地向窗边移动。她用尽全力挣扎,终于脱离了那股吸力。这时窗帘突然被一团黑影撕开,一个恶魔般的脸孔从窗后窥视着李薇,眼中散发着令人发疯的光。

“住手!不要过来!” 李薇尖叫着冲出房门,狂奔下楼。她知道自己刚才或许离死亡只有一线之遥。她不顾一切地冲出旅店,终于瘫倒在草地上。

李薇浑身发抖,泪水混合着汗水划过她的脸庞。她终于意识到,这个看似平静的村庄,蕴藏着何等可怕的秘密。而她,一个外乡人,又能做些什么呢?

她蜷缩在地上,月光穿过树影,如同鬼魅在她身旁游荡。她此行踏入的,是个深不可测的恐怖境地……

正文完
 
评论(没有评论)